90后失足少女秦艽野和她的伤心事-体育-邯郸德松新闻网

当前位置: 邯郸德松新闻网 > 体育 > 90后失足少女秦艽野和她的伤心事

90后失足少女秦艽野和她的伤心事

时间:2019-07-08 13:34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63 次
邯郸德松新闻网

>>>>都有故事,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个故事

一部电影的剧照

那是我少年时期第一次被打,被很多人打, 的还手换来更重的巴掌、拳头, 我在地上,贴着冰凉的地面,有人踩着我的脑袋,踢在我的背上,泥土钻过牙缝粘在浸出血腥味的舌头上, 我一个人喊叫着咒毒的话拿起堆在墙边的转头,粗糙坚硬的棱角摩擦出嚯嚯的声音,那一刻我以为自己要死了,

少女秦艽野

努儿

那是年的冬天,小镇冷冷的,像挨不过冬天的老人,老态而清寒, 闭合,三中的校园是青灰色的,蛇鳞般闪着幽光,

“野,二年……级五班同学,因旷课一……周,特此通报批评,罚留校察看……”

广播呲呲剌剌的在风里传开,我心里一横,去他妈的随便吧,把我开除倒好了, 完我又觉得那么孤独,一个十六岁的高二女生,整个世界对你的要求其实只有“乖”,

我没有, 真想着风流浪,无影无踪,让所有人都找不到,

自习的时候,高飞来看我了, 他在另一所高中,这是他第二次复读了,

“我看见学校大门口贴的通报批评了,你就不能安分点啊,

“自己一身毛还说我是妖怪,你还不是逃课到这来了,

“凌笑天回来了,你没手机,他联系不到你,刚刚给我打电话了,这半年他一直在苏州呢,

“他找我吗?”听到凌笑天的名字,我心里紧了一下,

“他在哪呢?”

“他没跟我说,给你手机,你给他回个电话吧,

我站着不动,没接手机, 我不敢见他凌笑天,我的哥哥,

里最后一张他的脸是半年前在医院的病床上,

他,左半边脸被纱布层层围起,渗出的血迹干成紫黑色,另一半脸,落满一个年轻人所有的悲惨与无奈, 他的右眼里很多血丝眼皮干肿,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哥现在残废了, 你别再瞎混了才高一,一定要好好学,考个好大学,哥今年参加不了高考了……”

“明年呢?还能再复读啊,

“我上学上累了,不想在学校呆了,

他仰脸望着天花板,那神情叫人绝望,他伸出胳膊示意我走近,我上前挪了一小步,坐在病床边,

“不能再看着你了,以后别再那么横,有事就找高飞他们, 停顿了一下,他说,“以后别忘了哥,

凌笑天,与我没有血缘关系,在我年少的岁月刻下一道疤,然后像风,无声而过,

年月日,三中,太阳灼人, 墙上密密麻麻的贴满各班新生名单,推搡中终于看见我的名字, “野,一年级三班”, 三班在实验楼,这栋楼里有三个高一的实验班,两个复读班,其余的全是各种办公室, 听说,这么是为了给高一实验班的同学们增加学习的动力,三中每年的升学率靠的就是几个复读班与实验班,这次就从一年级抓起,

走近实验楼,就看见一楼的玻璃门口倚站着几个人,像学生,又不像,他们看上去年纪比我大一些,应该就是复读班的老男人了, 的女同学拉着我的胳膊小心的从侧门走入,她们说,如果你想考重点,最好离这样的人远点儿,

月份,天气微凉,我穿着过膝连衣裙,白球鞋,晚自习的课间压完操场回教室时,有个男生单腿倚在三班教室的门口,他手插裤兜,头发略长,看脸似乎是复读班的人,

觉得这人是在等我,

“野”, 时,听见他喊我的名字, 他收起腿站直身子,从裤兜里掏出一样东西,是一封心形的信,

“老师喜欢你,看看这个吧, 还没等我问一句你是谁,面前这位有点不羁的男生就把信放在我的肩膀上,然后吹着口哨走掉了,

的复读班传来一阵哄哄的闹声,呵,是复读班的老男人啊,

我层层折叠的信,里面是龙飞凤舞的笔迹,

“野,彭老师喜欢你,他是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叫彭浪, 他长得像,所以我们才喊他“彭老师”,他人很好,他真心喜欢你,希望你好好对他, 天”

凌笑天,你怎么不叫陈浩南呢,

自习下课,我刚出教室,就看见一个眼镜男站着走廊拐角处,他微微笑着,等我走近, 告诉我这位应该就是彭老师了, 我快走过他,其实他看起来也不讨厌,但我心里总有一种“老牛想吃嫩草”的恶心感, “班的老男人”,这是班里所有人对他们的称呼,其实他们也不过年长我们三四岁而已,

我心里着想快步甩开彭浪,路过复读班的教室门口时,突然从里面冲出一个人影,

“”, 我被在地,抬起头一看,正是给我送信的凌笑天,

是冰凉的地板砖,我一只膝盖硬生生磕上去,一时酸疼的站不住, 浪说我背你下楼吧!

我心想着你这不明摆着占我便宜吗,就说不用了, 天看出我对彭浪没好感,就豪气地说他最老,比我大好几岁呢,我得叫他哥了,他背你下去吧,反正也是他撞的,

我喜欢这样的,就乖乖的趴在他背上, 下了楼牵着辆自行车载我回家,彭浪就慢慢地跟在后面,

上凌笑天问起彭老师跟我怎么样了,我说什么都没有啊,我这是第一次见他, 他笑了两声,

“他在我们班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

“你们这帮老男人可听好了,秦艽野是我女朋友,谁都不准再打主意了!”

“真无语,

“你们这帮后是不是都觉得我们复读班的是老男人老女人啊,

“是啊,难道不是吗?”

“唔,上礼拜我过了岁生日,也差不多是老男人了,

“就是,我都不敢想象自己岁,老死了,

那晚之后,凌笑天就成我哥了, 我没成为彭浪的女朋友,他也没那么喜欢我,就是对我好奇, 一个小女生穿牛仔裤时总是手插在裤兜里?样子好屌的感觉, 他这么跟我说,我“切”了一声,装作很屌的样子说“JAY也是这样啊,

体育课上,我在操场转悠, 边就是厕所,一楼女厕,二楼男厕, 天与彭浪站在二楼的护栏处抽烟,彭浪看见我就喊,丫头片子秦艽野!

阳光闪耀下,凌笑天伸腿跨过护栏,纵身跃下,向我跑来, 笑边仰头甩着额前刘海,走近了,还是笑着看我,我也做出挑衅的样子仰脸看他,

“小丫头片子,老哥不行礼啊,掌嘴!”说着就抡起胳膊来,

我就把脸过去,“你掌啊!不掌不是人!”他就笑嘻嘻的刮一下我的鼻梁,

天说,我从没想过会认识你这样的女孩,以前听彭浪说起你,总觉得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没想到他追不到你我倒成为你哥了,

“,因为我需要一个哥哥,而不是男朋友,

哥哥抽烟很厉害,我也学他抽烟,他说女孩子抽烟不好看,

“抽烟很帅啊,就像陈浩南身边的女朋友一样,

“她们都死得很惨你不知道吗?”

“那是电影好不好,

“陈浩南也是电影里的啊,

我是家中长女,哥哥是家中幼子,他说他要让爸妈认我做干女儿,

“如果哪天有人找你了,我得揍死他们,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妹妹,

那时我在家里是乖乖女,在学校是实验班的好学生,没有男朋友,没有情敌,也没有复杂的社会关系,只是偶尔翘课泡一下网吧,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云淡风轻,可是没有想到,真的有人找我事儿了,

这帮老男人后,我们常在周末聚在飞鱼网吧,大家包一个单间,或一排机子, 打CS跑跑卡丁车,或者就是单纯的聊QQ,

我翘了晚自习,一个人跑出去上网, 从网吧时正遇一群人朝里走来,其中一个李宇春发型的女生走路歪扭像是醉了的样子, 的大门还算宽敞,但一下子挤这么多人,难免蹭到, 我直的走过去,果然蹭到那个醉酒的女子, 她喊着哎呦,你他妈的撞我,

就有声音像从地下钻出来的被分尸的蚯蚓, “你他妈的跟谁混的这么跩啊!”

我不想理他们,没答话,继续往前走,

“来来来,里面说话, 说着就有人就把我拽进网吧旁边的胡同里,网吧在没有改建的老城区,胡同很黑,没有灯,

那是我时期第一次被打,被很多人打, 的还手换来更重的巴掌、拳头, 我在地上,贴着冰凉的地面,有人踩着我的脑袋,踢在我的背上,泥土钻过牙缝粘在浸出血腥味的舌头上, 我一个人喊叫着咒毒的话拿起堆在墙边的转头,粗糙坚硬的棱角摩擦出嚯嚯的声音,那一刻我以为自己要死了, 砸在我的背上,不知是羽绒服的温厚柔软,还是我已渐渐失去知觉,竟不觉得疼痛,

不知道他们是几时的,等我爬起来,觉得凉凉的,伸手一摸,才意识到自己尿了裤子,

我没哭只有深深的羞辱与绝望, 我着走回学校,门卫大叔看了我一眼就打开大门放我进去, 上三楼,我站在复读班外喊,凌笑天!凌笑天!刚喊两声就“呜呜”哭出来……

哥哥很快从后门出来,我不知自己的脸变成什么样,只觉得嘴巴肿肿的咸咸的, 他看了我一眼又步转回教室,很快高飞彭浪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就跟着出来了, 拿了一个墨镜给我戴上,下了楼大家觉得这么多人门卫肯定不放行,他也怕我们出去会闹事,一行人就从实验楼后面的校围墙翻出去,

那群人不在飞鱼网吧,哥哥领我沿街一家一家网吧的找,最后在另一条街的十字路口看见他们,

两拨人走近,其中一个黄毛男吐着烟圈大声说着低级笑话, 我声音就认出是他拿起砖头砸的我, 我着哥哥的袖子说就是这个人, 他掉我的手然后扭身飞起一脚将那个人踢倒,黄毛连同他手中的烟划了一个弧,翻落在地, 两拨人马上距离准备开战时,两辆警车呼啸着从路口驶来,大家马上又散回各自的队伍里,装作路过一样准备走开,

停了,下来几个警察冲我们问话,

“呢,这么多人干嘛呢?”

“我们是朋友,开个玩笑呢,路上碰见了打个招呼, 黄毛嬉笑着回话,

“打招呼打趴地上了?都给我上车!”

哥哥冷峻,他紧皱眉头冲说话的警察说凭什么上你的车?

那个警察朝他踢了一脚, “别废话给我上车!”

——上篇完——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有故事的人”后,进入公众号内回复“失足少女”,可以阅读本故事下篇呢!

作者:努儿,一个世间的书写者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9-12-06 08:12 最后登录:2019-12-06 08:12